首页 > 旅游攻略 > 旅游资讯 >美丽山村松阳官岭村游记攻略

美丽山村松阳官岭村游记攻略

更新时间:2016-08-18  来源:未知  热度:59+
客服交谈相关旅游线路

  丽水市松阳县新兴镇官岭村,2014年被列入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。官岭村是松阳县最具有代表性的阶梯式古村落之一,宽大的村落铺排在几座山峦上,给人以强悍的视觉冲击,倍感先人杰出的创造力。官岭村没有高官门第,没有商贾巨富,缺少豪屋深宅,也少有美轮美奂的雕刻和精美华丽的马头墙,尽管只是个一个寻常村落,但是村落完整地保留到了现在,收纳了各个时代的历史信息,成为这个类型古村落的活地图。光阴荏苒,世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官岭村一切都恍若昨日,仿佛时间被吸附了,那些玄妙的往事已经隐没在官岭的沧桑古道中。

官岭村古树林(鲁晓敏 摄)

官岭村“苦马瀑”(鲁晓敏摄)

  松阳境内的古树又以官岭村最具特色,黑压压地长满了樟树、红枫、香榧、柳杉、红豆杉、毛栗等各色树木,更多的是大片大片的竹林,风吹过,清脆的竹林左右晃动,节奏和韵律的一致性,让人产生一个错觉,仿佛山体跟着清风摇动着婀娜的身姿。

官岭村村景(江晨 摄)

  官岭,横樟岭,钓鱼岭,八索岭,午岭,燕田岭,一条条古道从松阳的古镇、古村延伸出去,那些由卵石、块石、青石条砌成的古道,或曲折,或细长,或宽阔,或陡峭,或平缓,或翻山,或越岭,如同藤条一样蜿蜒在田间地头,盘旋在高山峡谷,消失在深山老林间,它们编织出了松阳的交通命脉。松阳至今还保留着几条完整的古道,官岭就是其中一条。

官岭村千年古道

官岭村古石桥

  官岭村来源有几种说法,据《松阳县地志名》记载:最初村里有人做过官,村边有山岭,故名官岭。另一种说法,官岭是当官人走的道路,即官道或者驿道。也许两种说法兼而有之,历史有时候就是这样,一个很清晰的地名搀杂了多种的传说,反而变得似是而非。古时候进出松阳有五条通道,往北通遂昌,向西通宣平,朝东通丽水、云和,朝南通向龙泉。作为松阳县通往龙泉县交通要道中的一段古道,官岭保存得比较完整,长15里,路宽1到2米,大部分由鹅卵石和块石砌成。千百年来,小径上曾经走过衮衮大员和各式官员,走过挑着农作物的农夫,走过精于算计的商人,也走过清瘦的书生……小径仿佛被风吹向远方,不受羁绊地飞向山体的褶皱,一直飘向更加遥远的福建

  公路修通之后,古道渐渐地没落,一些古道完全被湮没了,从繁华过后回归到了孤寂。官岭和一些残存的古道还坚强地挺立着,它们组成了松阳的沧桑名词。与其他古道不一样的是,官岭古道上矗立着一个千姿百态的古村落——官岭村,更像是古道上的一个孤独的守望者,成为这条古道上访古探幽的最佳去处。

  官岭村水口古树林

  官岭村的水口两侧山峦上长满了参天古木,远远望去,分明是群山的镜子,将所有的绿映照其中;近看,如同一块天然的巨大圭璧,将身后的官岭村遮掩得严严实实。

  松阳作为1800年的古老县份,古树名木自然能够体现出它古老的一面。松阳境内的古树又以官岭村最具特色,村落四周黑压压地长满了樟树、红枫、香榧、柳杉、红豆杉、毛栗等各色树木,更多的是大片大片的竹林,风吹过,清翠的竹林左右晃动,节奏和韵律的一致性,让人产生一种错觉,仿佛山体跟着清风摇动起婀娜的身姿。此时正值初冬时节,枫树红透了,一团一团的红色连接成片状,呈现出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盛景,的确让人深深地陶醉。

官岭村古树林(峰鸣 摄)

  走进树林,随着林木越来越密集,光线渐渐地变得有些昏暗,远处丛林景致变得模糊,画面也变得虚幻,仿佛行走在水底,或者迷失在了深不可测的空间之中。林间充次着各种声响,风“沙沙”地响着,雨“淅淅沥沥”地落着,鸟类“唧唧喳喳”地叫着,虫子“啾啾”鸣着,各种自然界的声响组成一部交响乐。我向同行的官岭村支部书记陈火盛一打听,官岭村现存古树就有162株,其他树木多不胜数。官岭村的水口密布参天大树,加上水口两侧山脉的延续,官岭村成为松阳县境内古树最多的村落之一。这样的规模放眼整个浙西南也非常罕见,水口文化正是官岭村最大的价值体现。

  官岭村严格按照古代的风水学进行布局。水口是古村落非常讲究是一个区域,是村落溪流的出入口,它体现了村落的风水观念,古人在水口处种植大片茂密的树木,他们倍加珍惜水口树木,视之如生命,并代代相沿。官岭村的水口树能够如此大规模地保存下来的确是个奇迹,说明了官岭人受到了良好的宗族教化,坚信风水能够惠及子孙后代,也深深地懂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道理。山林和水是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,天地人交织形成的互动气场,促进个人的修行,形成健康的心理。林泉之处,山水可以明目,可以净化空气,良好的环境则能使人生理健康。依山砍柴方便,靠水取水便捷,便利原则可以使生活更加协调。官岭村与山水自然地融合在一起,体现出“天人合一”的致高境界。

  官岭村负氧离子特别高,空气特别纯净,水质特别清澈,整个谷地浮着一层温润的湿度,所以官岭村长寿老人特别多。在村口,我遇见苏根女老奶奶,她刚刚从观音庙上香回来,老人的眼睛闪着水亮亮的光泽,仿佛山林中任意恣肆的绿流淌到了她的眸子之中。一问居然90高寿。我们和她告别的时候,老人握着我的手,那双手粗糙而又干瘪,她说:“别嫌弃老人手脏,我活了那么大年纪,可以送给你健康平安。”

  听她这么一说,一行人纷纷上前和她握手,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老人,留给了我们很多的思考,简单的生活,简单的追求,以一颗平常心看淡生活,她表现出的是一个普通官岭人的处世观,她平淡无奇的人生摆放在官岭的山水画卷中也变得绮丽起来。

  官岭村阶梯式村落

  一条逶迤而来的溪流将官岭村剖成两半,溪流上布满了累累怪石和绿滋滋的水草,村北一条白练似的山涧从山梁的褶皱处飞流而下,聚成一汪碧绿如翡翠一般的深潭,当地人称溪流为“苦马溪”、瀑布为“苦马瀑”、潭水为“苦马潭”。两条弯曲的小涧从山顶往下流淌,穿越整座村落,潺潺的水流声在村落中响起,使得沉寂的村落充满了生机。

  走进官岭村,一座廊桥和一座石拱桥横跨在溪流上,如同抱拳相迎的主人,笑吟吟地恭立面前。村头村尾各有三座八字撑的石板桥,以及后造的水泥桥将村庄连成一个整体。官岭村以它独特的格局迎接每一个来客,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遮蔽在大山深处的村落。

官岭村街巷(虎哥摄)

  西侧的村落三三两两的建筑隐匿在竹林中,显得相当的安逸,烘托出山野人家的田园情趣。东侧村落坐落在一处坡面上,200余幢老屋,绝大部分是高低错落的泥墙建筑,夹杂着少量的木头板房,清一色的小青瓦阴阳合铺覆顶,它们搭积木一般,沿着缓坡层层向上,最大幅度地展现出了村落的面积。远远看去,如同一支整整齐齐的方队,披着乌黑的盔甲,排列成一个巨大的方阵,仿佛随着一声令下,这支队伍便会以排山倒海的阵势俯冲而来。

官岭村居民(虎哥摄)

  假如说杨家堂村是一幅油画、界首村是一副水墨画、黄上村是一幅版画,那么官岭村就是一张素描。官岭村一排排建筑层层向上拔高,后面房屋的泥墙略高出前面房屋的泥墙,后面房屋的屋面也略高出前面房屋的屋面,房屋一层层沿着缓坡向上爬伸。灰色的泥墙带正好处在黑色檐瓦带之间,黑色檐瓦又夹在灰色的泥墙中间,一条一条,一层一层,两种颜色平齐,伸展,交叉,过度,和美地搭配在一起。块状,条状,线状,各种线条有机地组合在一起,在山坡上拉开了一个空前开阔的横截面,村落就以这样威武的姿态展现在天地之间,给人以强悍的视觉冲击,倍感先人奇伟的创造力。这完全是一件艺术品,让人怀疑出自黄宾虹之手。

  清代建筑严格按等级规定:庑殿顶等级最高,用于佛殿、皇宫和孔庙等主要的建筑,象征无上的尊贵;歇山顶次之,用于宫殿、园林、坛庙式建筑和其他重要建筑;六品以下官吏及平民住宅的正堂只能用悬山顶或硬山顶,因此官岭村大部分建筑采用悬山顶或硬山顶。令人称奇的是,在众多的悬山顶和硬山顶建筑之外,我还意外地看到了多幢庑殿顶和歇山顶建筑,一个只有不到千人的村落,却聚集了中国传统的四种屋顶建筑模式,这让我困惑,难道是官岭村出过等级非常高的门阀世家吗?一问并非如此。这些建筑多为民国,也就是说,它们是在中国封建等级制度瓦解之后兴建的。风格众多的坡顶格局让我欣赏到了别具一格的建筑美感,这在其他村落中非常罕见,让我臣服于它独特的魅力。

官岭村村景(虎哥摄)

  在村落中有板房、吊脚楼、谷仓等众多的木头建筑,村落又多是防火能力相对较弱的悬山顶建筑,但是村落很少会发生火灾。环顾官岭村,笔架山、大木山、平头岗、交塘儿等众多的山峰簇拥着官岭村,最为突出的是一座叫大尖头的山峰,它坐落在村落南方的朱雀位上,官岭先人认为大尖头属火,他们在村北玄武位上挖掘了一口水塘,水塘和大尖头遥遥相对,以水用来克火,这样的设计能够保佑官岭村的平安。不知是谁为官岭村设计了这么一个奇特的风水布局?族谱中没有记载,村民的传说中也找不到蛛丝马迹。或许这是祖先在冥冥之中立下的功德保佑着村落的平安,或许这样的设计让村民心理得以最大宽慰,或许大尖头时时刻刻提醒村民防火是村落的第一要务,从而人人变得谨慎小心。其实,数百年积累下来的村民防火意识、防火措施的到位以及自觉用火才是村落平安的真正原因。

  官岭村是松阳县最具有代表性的阶梯式村落之一,宽大的村落铺排在几座山峦上,给人以强悍的视觉冲击,倍感先人杰出的创造力。官岭村没有簪缨世胄,鲜有达官贵人,少有商贾巨富,缺乏豪屋深宅,也没有美轮美奂的雕刻和精美华丽的马头墙,一切很陈旧,一切很颓势,尽管只是一个寻常村落,但是村落完整地保留到了现在,收纳了各个时代的历史信息,成为储藏在群山中的一张古地图。光阴荏苒,世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官岭村一切都恍若昨日,仿佛时间被吸附了,那些玄妙的往事已经隐没在官岭的沧桑古道中。

  官岭村陈氏宗祠

  官岭村是陈氏家族聚集村落,850余人口,95%以上的村民都姓陈,他们的先祖来自河南颍川郡。陈氏宗祠坐落在村口,坐北朝南,两进三开间,宗祠门前环绕着一条人工引水渠,仿佛玉带缠腰,寄托着对子孙后世的美好期待。宗祠门口有一个200平方米左右的小广场,广场上平铺鹅卵石,由于堆满了杂物,我无法看清那些密密匝匝的小石子拼成了什么图案。广场正中是一个巨大的铜钱,站在钱眼处,越过照壁,目光投射到更远处的山峦,一座元宝一样的山体正对着宗祠的大门,应对着“门对元宝好发财”的风水好兆头。

  陈氏宗祠始建于明代,400多年间,不断地修缮,宗祠集合了各个时代的建筑特征和风格,明代的柱础,清代的枋梁,现代的檐瓦。祠堂古朴大方,没有雕梁画栋,只有一方碑文延绵着村落数百年的文墨。宗祠中一些柱子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种丝丝活络的红线使得腰粗膀阔的柱子显得异常生动,这在其他村落的宗祠中非常少见。据村里的老人讲,原来当初整座宗祠全部用红豆杉为建筑材料,由于经历了历代维修,村里没有那么多粗壮的红豆杉可以替换腐烂的柱子,所以宗祠中也搀杂着糙木、硬木、香榧等木料的柱子。细细一数,宗祠现在还有十多根粗壮的红豆杉,如此名贵的树木支撑起这个毫不起眼的宗祠,的确让人感慨此地有藏龙卧虎之气象。

  为了了解村落的历史,我决定到陈火盛家查阅族谱。跟在他身后,除了我之外,还有他家的一只成年大黄狗。我们走在高高低低的石头路上,沿着悠长的巷弄一路转折,最终推开一扇虚掩的门,接着又爬上了一处黑漆漆的阁楼,手电在阴暗的空间中划出一道道光圈,他摸索着打开了一个高大的柜子,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只方正的包袱。这是一块褪色的红布绸缎,落满了年代的胎记,显得古旧而沧桑。那本民国三十四年第四次重修的《官岭陈氏族谱》品相保存完好,虽然已经落满了黄色的斑点,依旧掩盖不住历史的生机。一本并不厚重的《官岭陈氏族谱》仿佛一封来自远古的信札,将数百年来云卷云舒的历史典藏期间,一翻开,便将来龙去脉交代的清清楚楚:“胜祖胜宗公自下川(玉岩下陈村)徙居官岭,是为我族第一世始祖焉”。胜祖系万历丙子年八月生(1576年),从中可以查阅出今天我们看到的官岭村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。陈氏的祖上为陈穆公,曾是唐末的太子太保,其儿陈永,官至御史中丞,卒厝于丽水乌石冈石牛(今属碧湖镇),后一路辗转迁徙到下陈村,再到官岭村。

  官岭村处处充满了谜境,官岭村的始迁祖及其子孙三代的坟地并不葬在风水独好的水口,也不葬在距离村落不远的祖山上,而是葬在了庄后村地界的山冈,在族谱中没有记载原由,后人中也找不到答案,这成了官岭村留下的伏笔。

  官岭村平水大王庙

  官岭村最北处坐落着观音庙,村落中坐落着陈氏宗祠,村南坐落着社庙,三座公共建筑沿着苦马溪一字排开。社庙供奉着平水大王,也就是大禹。我们去的时候,社庙正在修缮,一个身材瘦小的工匠正站在脚手架上描画着祥云纹,一条弯曲有致的黑色线条正在他的笔下伸展。

  进入的庙内,大禹的塑像端坐在正中,一股气定神闲的模样。松阴溪支流众多,沿溪的诸多村落都供奉着治水英雄大禹的雕像,庇佑村落不受水患袭扰。这尊大禹像与松阳众多的大禹像相貌基本相似,一副穿袍戴冠皇帝的形象,不同的是他左右两侧立柱上的对联,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左联:第一个字是“日”,第二个字是“日日”,是“明”的意思,第三个字是“晶”,第字个字是四个日字组合,后面三个是“普天下”。右联:第一个字是“月”,第一个字是“朋”,第三个字“朋”上叠了一个月,第四个字是两个“朋”叠在一起,古通“朗”,后面三个字是“定乾坤”。询问工匠,工匠憨厚地摇摇头,说不知道怎么读法?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?不知道谁写的?也不知道写于哪个年代?

  一个年长的工匠坐在小板凳上,正在专心致志地修补龙灯,村里准备以舞龙灯来庆祝修复社庙。他手头的朱红笔在龙身上点点画画,龙的鳞甲一片一片地生长而出。官岭村有着几百年的舞龙灯历史,村里的这条龙叫做“太平龙”,共十一节,村里有许多舞龙好手,陈火盛年轻的时候甚至到几十里开外的古市镇和西屏镇上舞过龙灯。官岭村的龙灯远近闻名,每年的正月就在官岭、庄后、山甫、朱山头、竹坌、外石塘、新坳后这一带村落中舞龙,他们以龙灯的方式祈求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

  社庙的一角摆放着一付轿子,坐着一尊神像,一身官员扮相,一脸安详地看着我们。陈火盛告诉我们,村里还有延续祭祀“洞主相公”的习俗,这个看上去面相相当清秀的相公居然是个女儿身,陈火盛也不知道相公的真实名字,只留下了一长串语焉不详的传说。据说祭祀活动倒是很精彩,从留下的祭祀行头来看,也相当齐整,一组清代流传至今的八仙法器和宫廷兵器,雕刻得精致巧妙。我们可以想像的到,锣鼓声响,青红皂白的彩旗飞舞,刀枪剑戟排列整齐,“洞主相公”坐在轿子上,走村串巷,微笑地将平安送进千家万户。

  官岭村悠长的雨巷

  两条纵向的主干道,三条横向主干道,中间穿插着无数的支线,形成了无数的巷弄。官岭村所有的道路采用块石和卵石铺砌,卵石与墙基交接处长满了苔藓,悠悠的青光如同一条条时间长廊,通向不可预知的未来。

  雨中的官岭巷弄出奇地静,这种静一下子就将你推回到历史深处,这种感觉又恰恰和心灵暗合。我在逼仄的巷弄中悠转,恰巧与一撑着粉红色雨伞的女子擦身而过,我怕自己的雨伞碰上了她的雨伞,赶紧将雨伞举高,想不到女子也将雨伞高高举起,伞与伞碰撞,让我看清了她的脸蛋,丁香一般的姑娘,俊俏可人,挽着长发,女孩很动人,眼珠清澈如水,流淌着一丝忧郁气质,很容易打动男人的心。她轻巧一笑,我不禁有些愕然,仿佛一些轰轰烈烈的往事在时光镜像里浮现。

官岭村民居院落(虎哥摄)

  她快速从我身边掠过,细碎的鞋音在巷子里回响,她的背影在窄窄的巷子里蓦然定格。那张十分精致的眼脸,让我不敢回想。悠然间,我的心被忧伤捅了一下,仿佛进入戴望舒的《雨巷》:撑着油纸伞,独自/彷徨在悠长,悠长/又寂寥的雨巷/我希望逢着/一个丁香一样地/结着愁怨的姑娘......

  转过多重巷道,看到一把粉红色的雨伞搁在一扇花格窗下,我看见了雨伞的主人,依旧是那个姑娘。斗胆问候一下,原来是来自武汉大学美术系的大学生,在“乡村798”的安排下来到官岭村写生。一座古村落成为她眼里的风景,她又成为烘托古建筑的元素,华丽的身姿渲染了建筑阴暗的场景,使得古老的建筑呈现出一派明媚。

  这样的场景中,我真想砍下官岭村的一根竹子,制作一枝箫,就在这悠长悠长的窄巷里吹出一曲淤积已久的苍凉。我想通过这一枝竹管将古村的沧桑历史以音符的方式吹开,那就是江南的雨,天井里的春花,窗格上的秋月,青瓦上的冬雪,以及女子丁香般地轻笑。

  古道是精华,古树是精魂,古村是精髓,古巷是惊艳。悠长的雨巷,为这个古老的村落增添了一些可供幻想的通道。女子丁香般地轻笑,为这个神秘的地方多出了新的神秘性。(作者:鲁晓敏)

美国 加拿大 自助游 / 畅游美丽北美

大溪地有多少岛,建议去哪些岛—前往美丽的大溪地

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hlly.com/gl/zx/c713491.html

免责声明:图文来自网络仅用于提供资讯,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删除。
热门排行榜
热门景点
城市攻略

旅游问答
热门线路
签证攻略
猜你喜欢

网站地图:/文章列表1/文章列表2/文章列表3/文章列表4/文章列表5/文章列表6/文章列表7/文章列表8

Copyright © 2004-2013 , 湖南省万达亲和力旅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08218号-3